当前位置: 首页 > 塔罗 >

第一章:塔罗历史学——早期的塔罗牌(2)

2020-09-27 作者:锦泰居士  浏览59次

早期的塔罗牌

虽然我们一般都认为,那时期马赛塔罗牌是塔罗的标准形式,但我们发现早期的塔罗在结构和符号上的多样化。要理解为什么会这样,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早期塔罗中所蕴含的文化。

在十五世纪,意大利拥有地理和文化上的实体,但并没有统一的政体。在查理大帝时期(742-814, 世称 Charles the Great或Charles I, 768-814为法兰克王, 800-814为西罗马帝国皇帝),意大利的北部是古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在公元十世纪,帝国的势力由德国君主Otto复兴,在他之后,德国国王继续保持帝国的这个名字。到了十五世纪,德国以外的势力衰退,所以意大利的中部就由教皇统治,但是教皇的势力在意大利北部同样也衰落。意大利北部的地理位置在欧洲版块的中部,近海,他们拥有控制欧洲和东方的贸易的优势。北意大利的生活可谓是富裕、灵活、相对自由、舒适,这些都是促成文艺复兴的因素。这就是塔罗发源的大环境。

那个时期的艺术和科学非常的繁荣和发达,同时也受到流行文化的影响,在艺术上的创造和竞争是普遍存在的,因此,很多早期的塔罗牌(能够被称为塔罗的牌)无需按照我们现在认为的标准形式来设计。前一节提到的Visconti-Sforza Tarot.维斯康提-斯佛扎塔罗牌包含了一张愚人以及21张除了塔和魔鬼的大牌,历史学家常常假设这两张牌是丢失了的,但是这仅仅只是假设,因为所有米兰的塔罗牌的大牌都是没有编号的,而且在十五世纪期间米兰的其他塔罗牌中也找不到这两张牌,所以其究竟丢失了还是根本就没有,这缺少证据无法断言。

要理解另外几种图像式样的塔罗牌,我们就先要对大牌中的象征主题进行了解。在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天主教文化中,我们找到一些关于七美德的资料:节制、力量、正义、审慎、忠贞、信心、善施。其中,前四个被古哲学家柏拉图和亚力士多德他们加入神学,称为四种基本美德。我们可以从马赛牌中看到节制、力量和正义这三张牌,而第四种美德审慎是否存在于塔罗中呢?这个问题自十八世纪以来一直被塔罗学者们讨论。所以总的来说,神学美德可以作为我们揭开塔罗图像寓意的方法之一,但还要说一句,早期的塔罗牌有时包含的美德不止三种。

另一种副米兰皇室里的早期塔罗牌是在1450年,叫Cary-yale Visconti塔罗,这是第二副最为完整的塔罗。在11张大牌种,我们发现有恋人、战车、死神等我们比较熟悉的牌,但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了象征“忠贞、信心、善施”这三种美德的牌,所以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副牌原本就有象征七种美德的牌,而不仅仅只像马赛牌那样只包含三种。包含七种美德的塔罗牌在当时十六世纪的意大利比较受欢迎。所以有种可能就是Cary-yale Visconti塔罗是那些牌的先驱。

Visconte-Sforza塔罗中还有很多偏离所谓的标准形式很远的牌。Rosenthal Viscone-Sforza塔罗牌包含了23张牌,在这副牌的牌图中,有一张牌图画着一个男的,手持一只老鹰,这张可能是经过变化的愚人牌,亦可能是一张独特的牌。这副牌中还有一张牌绘了一个六边形的专供洗礼的容器,在容器两侧有两个长翅膀的男孩——这是天使丘比特的形象,在容器上方悬挂的是一支箭,箭上有两注血流呈拱形般的流入下面的杯中,这是亚瑟王传说中关于圣杯的图像,也经常表现于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中。流出血液的箭代表耶稣基督受难时流出的血。这个图案经常用塔罗中的圣杯1,但是在维斯康提-斯佛扎塔罗中却只有在世界牌上发现了丘比特。塔罗大牌的组织排列结构是Trionfi,Trionfi是一种队列,在这个队列中后一位要比前一位来的“大”,最后一位则就是带向最后的胜利

一副名叫Sola-Busca的塔罗牌创造于十五世纪,创造地可能是费拉拉也可能是威尼斯,这里的愚人牌的标名为意大利文的Mato,序号为0,另外21张大牌每张都有罗马数字的编号。这副牌是最早标有数字编号的塔罗之一。Sola-Busca塔罗还有一个特色便是,这副牌的数字牌都有图案——这是迄今为止所知道的第一副拥有全图像数字牌的塔罗。当然,Sola-Busca不是那段时期唯一在大牌上有数字编号的塔罗。

从最早标有编号的塔罗牌中,我们就能看出在文艺复兴时期,塔罗大牌的排序有好几种不同方式,因为那时的塔罗只是一种纸牌游戏,在排序上的设计需要符合纸牌游戏的规则。而大牌排序不同的原因,则是因为各地的游戏规则在地理上是相对独立的,意大利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

那么十八世纪到十九世纪的神秘学家们抓住了塔罗数字上的模式,他们相信数字是他们关于塔罗起源的依据之一,所以他们在基于数字排列的基础上赋予塔罗大牌他们自己认为的神秘学意义和符号象征,但是这些他们持有的数字体系是在十六世纪的法国发展起来的,而在更早期的塔罗牌里,牌意仅仅主要来源于图像本身。

这些塔罗牌都显示了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和艺术家的思想,而并非如神秘学家对现代塔罗牌设计的那样在塔罗图中加入诸多元素与占星符号,试想,如果这些炼金术符号和占星符号原来就存在于塔罗牌当中,那还需要“再去加入”吗?

马赛塔罗牌

没有受到意大利塔罗创造和发展的先驱影响,在十六世纪、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早期,法国的塔罗牌对大牌中的寓意发展出新的符号,一些诸如炼金符号和Neoplatonic(新柏拉图主义哲学)的符号。这些牌上都有名称和数字编号,通过在马赛的发展,法国式样的塔罗——马赛塔罗成为了意大利以外的标准形式塔罗牌。十七世纪晚期,法国神秘学家就开始注意到马赛牌,并以该牌为基础将自己的神秘学理论建立其上。

1499年,法国国王Charles VIII(查理八世)侵略米兰,也就是从1499年到1535年之间,米兰处于法国的统治之下。塔罗历史学家Dummett认为,就是在这段时期,塔罗传入了法国和瑞士,塔罗米兰式的大牌次序成为了意大利以外的塔罗的模板。塔罗在法国生产的第一个证据式他们在里昂制造记录,年份为1507年。马赛离里昂不远,马赛作为海上贸易与商业的中心,其造纸业与印刷业很发达,所以马赛就成为了塔罗牌的生产中心,同时马赛亦将塔罗牌传播到法国其他城市和欧洲的其他国家。

在十五世纪到十六世纪这段时间,一套基于意大利塔罗而进行改编的法国塔罗牌问世,这副牌名为“The Tarot of Marseilles(马赛塔罗牌)”。马赛塔罗的风格与模式成为了意大利之外最为流行的塔罗牌,我们能够发现巴黎、瑞士、甚至是北意大利都跟随了马赛塔罗的图案风格,都以马赛塔罗为模板,从那时起一直到十八世纪,有多家法国和瑞士的制造商在生产几乎差不多模样的塔罗牌。最有名是法国一个名叫Grimaud的纸牌制造商,他们的第一版塔罗出版于1748年,直到现在我们仍可以买到他们那时所设计的塔罗牌。

马赛塔罗很受欢迎、广为流行,不过绝不是意大利以外唯一的塔罗牌。这副牌同时发展到了比利时,其名字为Belgian Tarot或Flemish Tarot,不过在比利时加入了他们自己独特的图像,而十九世纪在瑞士也有类似的牌,叫1JJ Swiss Tarot。

目前现存最古老的马赛牌样本可能就是Jean Noblet Tarot,不过不完整,只有73张,印于十七世纪中。还有一副值得注意的牌是Jacques Vieville塔罗,这副牌是一张未缺的,印于1643和1664。Jacques Vieville塔罗的有些牌与马赛塔罗有点相象,例如马赛塔罗的塔是被雷击的高塔,而Jacques Vieville塔罗则是被雷击的树。

Jacques Vieville塔罗的世界牌的图像可能是第一副将图像画为裸体人物且四角各有狮、鹰、牛、天使的牌。在这里有一处地方是Jacques Vieville塔罗和马赛塔罗最为突出的不同之处之一:在所有的马赛传统的塔罗牌里,世界牌中的裸体人物都为女性,或至少是雌雄同体,但只有Jacques Vieville塔罗的世界里为男性,这名男子看上去似乎是头戴光环、身披斗篷、手握节杖的基督。在基督学中,四角的四活物为四福音的象征符号,它们通过四个方向为基督传播福音,基督则位于中间位置,以为上帝的权威与力量。

在二十世纪初期,在米兰的斯佛扎城堡里的墙壁中找到几张残存的塔罗纸牌,太阳和世界,其设计模式与马赛塔罗相似,世界牌上是类似于Jacques Vieville塔罗世界牌的,可惜因纸牌残缺而无法得知上面的人物是男是女。但是这张牌可能要比法国塔罗更古老些,也许法国塔罗的图像是以意大利塔罗为蓝本吧。

以上就是第一章:塔罗历史学——早期的塔罗牌(2)的所有内容,更多塔罗牌资讯请关注熊掌号,为您提供第一手内容。

上一页1

最近更新 :

热点推荐 :

随机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