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塔罗 >

占星的形象魔法与塔罗符号

2020-09-27 作者:锦泰居士  浏览59次

在新柏拉图主义的流溢理论中,客观存在物都具有魔法特质,不能仅靠物质层面上的感官去理解。例如,颜色、硬度、形状不同的宝石就可联系到不同的行星及该行星所具备的力量,继而对该宝石的使用就可以将其对应的行星力量带下来,并可将这种力量运用到自己的创造过程中。例如,最常见的就是上弦月的形象图,它代表的力量所对应的服饰、颜色及宝石就可以打开这一魔法通道将该力量引入。

虽然有关占星形象魔法的实践会带来批判,但该魔法的实践者们则自认为是一种正常行为,并完全与正统教会的理念相容。比如一位14世纪的作者就曾指导病人将上弦月符号拿去给教会的祭司祈祷,然后再为自己使用。

在说占星的形象魔法之前,我们先要延伸说一下这种形式的魔法是怎样融入15世纪塔罗符号与图像的设计。就这一方面来说,塔罗牌中有星星、月亮、还有太阳,这些都毫无疑问是来自于当时的占星思想,不过塔罗中的星星、月亮和太阳不过是处于那个提升式的流溢体系中的三个位置,而不是基于当时天文观中的顺序。那么塔罗牌中除了这三张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和占星有关的要素?其实就15-16世纪的古塔罗牌来说,有些牌中还有一些代表行星的神祗,比如战车可以代表战神玛尔斯,而隐士则是时间与农业之神萨杜恩。但就塔罗牌本身来说,其并非全部基于当时占星的思想而设计。

所以,当我们试问,黄道十二星座的符号是否有在塔罗牌中体现?了解塔罗牌历史的人就应该知道,18-20世纪初的神秘学家们将塔罗牌的每一张大牌与占星学中的每一个行星和星座建立对应,但这些对应显然属于人为的强制。如果检视每一张塔罗大牌的图像与符号,我们就可以发现,其要表达的内容涵盖远不止于此,而且就15-16世纪的塔罗牌图来看,当时的设计者并没有将十二星座的符号或意义纳入塔罗的设计。

在15世纪的曼提那塔罗奇(Tarocchi of Mantegna)中,牌面内的符号所表达的内涵就是新柏拉图主义的理论体系,与后来的塔罗牌符号有共通之处。但是在这些牌的基础上,描绘十二星座的牌被额外增加在原有牌之后,于是当时的一些艺术家们便认为,黄道十二星座并不是塔罗牌的原有体系。同样,当塔罗牌流传到佛罗伦萨的时候,佛罗伦萨的明切维特牌(Minchiate of Florence)被设计出来,这副牌也是在保持原来塔罗牌的基础上额外添加了对应十二星座的牌。所以,这在当时艺术家的眼里就会被认为,原来的塔罗牌的符号体系中并没有纳入十二星座。

16世纪德国艺术家舒恩(Sch?n)绘了木版画占星图。见下图。

中间的小圆圈代表的是地球,也就是物质世界。从内到外的第二圈是代表七大行星的神祗图。第三圈是黄道十二星座图。最外面一圈则是12种代表人物或事件的图。

当我们拿这张图和当时的塔罗牌作对比后就会发现,只有最外一圈和塔罗牌图有类同。比如左下方标有2的图,其人物和古塔罗牌里的魔术师很像,街头杂耍的变戏法的人。7则和恋人类似。8无疑是死神。9是教皇。10是皇帝。11为命运之轮。12应该和吊人(叛逆者)的意义类同。这张图表最里边两个圆圈是可以转动的,这样根据一个人生辰或根据某个时间就可以对照最外圈的人事图来达到占卜的效果。

从这张图表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首先,塔罗牌图像仅仅和该图的最外圈类同,说明当时对塔罗牌设计起到影响的要素并不是十二星座或七行星。其次,从前文可以得知,这种出生历法属于占星中受到抵制的方面,塔罗牌上的图像及符号不可能堂而皇之地依照与十二星座一对一对应方式来设计。

以上就是占星的形象魔法与塔罗符号的所有内容,更多塔罗牌资讯请关注熊掌号,为您提供第一手内容。

上一页1

最近更新 :

热点推荐 :

随机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