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塔罗 >

第二章:塔罗神秘学及其历史之塔罗与埃及(1)

2020-09-27 作者:锦泰居士  浏览59次

1781年可以说是塔罗史上的一个分界点,1781年之前为塔罗前史,而1781年之后则进入塔罗新纪元。因为就在1781年,法国神秘学家Court de Gerbelin首次出版了用神秘学来解释塔罗牌的理论。那么在他以后,加入联系塔罗与神秘学的神秘学者们纷纷涌现,他们大多数都是认为塔罗牌是一本古老的智慧之书,塔罗的内涵反应了古老的智慧,这些智慧由一群埃及的贤者在Hermes Trismegistus的指引下所创造。这些研究塔罗的神秘学者们对78张塔罗牌的图像进行了改造,使图像所呈现的内容与Hermetic、Kabbala、和占星等要素联系在一起。其实绝大多数的神秘学家所推崇的塔罗历史是没有依据的,而且他们中的有些人用自己神秘学观点对塔罗所作的解释也是错误的,至少是与塔罗图像相背离的,但是一,并非所有的神秘学者的观点都是错的,或者说不能以对错来分,二即便是错的,也绝非毫无价值。

那么今天,大多数学习塔罗的学者对塔罗的历史都有很清楚的概念(P.S:这里的大多数人指的是国外的塔罗学者),他们都知道塔罗与中世纪文艺复兴之间的历史联系,同时也清楚那些所谓的“埃及起源”其实只是一个美丽的神话故事。尽管如此,有关塔罗起源的故事仍然能够流传到今天。我们可以发现,那些有对塔罗历史起源提出过观点的各位“家”们,他们的论点往往是一个推测,只要塔罗与他们学说之间有细微的关联,他们就可以将两者联系到一起产生一段美妙的塔罗起源论,诸如谁创造了这副牌,他创造时的想法是什么等,有时他们得出的假设是塔罗牌由某一个人创造,这个人往往是一位大贤者、大导师、大法师之类的;或者塔罗牌由一个团体所创造,比如卡巴拉团体。这些思想都被一连串的和塔罗真正的起源、以及塔罗符号起源联系到了一起。

从客观角度上来看待塔罗历史,如果我们能够确确实实的定言哪一副塔罗才是第一副的话,那么也许我们会感到失望无比。因为我们甚至都会认不出这原来是一副塔罗牌,可能根本没有寓言式的图像,也没有象征性的符号系统,这样的牌拿到手里的话……所以很难说哪一副牌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副塔罗牌,也很难说塔罗起源自哪里。塔罗在十四、十五世纪发展到现在,许许多多人都在其发展过程中“插过一手”,也就是这些人的半途杀出,才使塔罗如现今那样被诸多神秘学理论的外衣所包装。

1.神秘学家在塔罗上的发现

前面已经说过,所有关于塔罗的神秘学理论如果追根溯源,都能追溯到一个人——Antoine Court de Geblin。

在1772年,Court de Geblin放出了自己的理论,一本有9册的书,名为《Monde Primitif》(原始世界),如果他能活的更久,那就不止9册了。单词Primitif意为传播原始世界的图像,但并不是野蛮而无文明的那种。这项工作基于他的信仰,即认为在现代文明出现之前还有一个黄金时代,那个时代的世界上只有一种文明、一种语言、一种信仰,这种信仰是对宇宙和世界的真知。Court de Geblin相信,现代哲学和信仰都是从那种信仰中产生的,只要从现代世上的各种智慧哲学中找出一些共同点就能够找出黄金时代的一些智慧。这就是伟特称为“原型哲学”的最简单的形式。

Court de Geblin的观点同黄金时代的神话原型观点类似,原型神话是指一开始就教授给人类的神话,而后来出现的各种各样的神话都能从其中找出其原型。

在Court de Geblin的典著中,他试图通过分析当时的神话和当代的语言入手来找出最初文明中的语言和信仰、以及找出那个共有的模式。只可惜他大量的工作缺少严谨的学术性,而是过多的依赖自己的直觉猜测。所以虽然Court de Geblin的理论在表面上听起来跟卡尔.荣格的“原型理论”很像,但他并没有把神话和历史区分开来,也正是由于他那不严谨的直觉式的推测方式,所以结果,他的大多数写作都被推翻了。在这本典籍中,关于塔罗的内容有两篇,一篇是Court de Geblin写的,另一篇则是Court de Geblin在神秘学上的朋友Comte de Mellet写的。

2.塔罗埃及起源论

Court de Geblin主张塔罗起源于埃及,关于这个起源,他自己是这样说的:有一次他去拜访一位伯爵夫人,看到她和一些人在玩一种叫塔罗的纸牌游戏,这副牌的样子和马赛牌类似,当伯爵夫人把一张“世界牌”放出来时,Court de Geblin马上一眼就认出这个图像上所表达的故事,然后他就给伯爵夫人他们一张一张的解释每张牌的意义,然后他就宣称,塔罗是原始文明所遗留下来的“埃及之书”。

这不是Court de Geblin第一次提塔罗,在他1778年发表的著作里的第五卷中,他说到“Tarot(塔罗)”一词起源于埃及的“Tar和Rho”二词,意为“王道”。

但是1799年,Rosetta Stone(罗塞塔石碑)的发现使得埃及的象形文字得到破译,随即也就推翻了Court de Geblin关于“王道”的说法。塔罗的法语名字,原本叫“Tarraux”,源于古意大利的“Tarocchi”。

在Court de Geblin著作的第八卷,他继续为自己的埃及起源说提供见解,这里他提到了数字7,他说数字7是埃及的神圣的数字,这同时也证明塔罗的整个结构都是基于这个数字。虽然愚人本来是没有序号的,但Court de Geblin给了愚人一个数字0,代表无数值。因此他就说,除去愚人牌之外一共有77张牌,为11×7;大牌一共有21张,为3×7;小牌分为四组,每组14张,为2×7。然后他指出四组小牌分别代表了埃及社会的四个阶层:宝剑代表君主及所有的贵族;棒子代表农民;杯子代表僧侣、祭司;钱币代表商人。

Court de Geblin认为,大牌讲出了创世的故事——由古老的秘法家Hermes Trismegustus所教导。这个创世由大牌的第21张起始倒退至前。同时他还讲22张大牌与希伯来字母联系起来,他说大牌为22张,希伯来字母也是22个,两者拥有的数字一样,理应值得注意。

Court de Geblin坚信塔罗是一本古老的智慧之书,由吉普赛人传播到欧洲。

这里,Court de Geblin又将他的理论建立在炼金密封神话上。炼金术士是一些密教人士将他们的精神要求与经验、物质组合起来,从创造出“哲人之石”。这项宗旨被认为是世上最有价值的宗旨,可以把金属变为黄金,也可以把普通人变成贤者。创造哲人之石这项工作,炼金术士首先要要找到精华物质并将其炼成伟大的物质。这里,Court de Geblin就是将塔罗比作这些精华。

以上就是关于第二章:塔罗神秘学及其历史之塔罗与埃及(1)的分享,更多塔罗牌资讯,请关注!

上一页1

最近更新 :

热点推荐 :

随机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