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塔罗 >

百多年前影响现代西方神秘学的几个运动

2020-09-27 作者:锦泰居士  浏览59次

百多年前影响现代西方神秘学的几个运动

工业革命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这大约 100 多年,接连兴起了几股不同但又有关神秘学的运动,其影响力仍然波及到现在,甚至现代有许多资料都是在那一个时代建立而少有变动的。推动这些运动的前辈名字大部份已被我们遗忘,然其种下的树仍福荫着後世。那是一个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兴盛的时代,战争的范围比现在普遍得多,传统教条主义仍发挥着他们的势力,科学将神秘学视为奄奄一息的迷信,那个蒸气机发动的时代,究竟发生了甚麽事呢?

唯灵主义 Spiritualism

唯灵主义大约在 1850 年左右在英语国家兴起,那时候灵媒与对灵异现象有兴趣的人们聚在一起,这些受资本主义得福的新中产阶级不需为生计打拼,并有闲暇反思现存基督宗教的问题,也在寻求信仰的新道路。他们举办降灵会 Seance,召唤己逝的亡者,相信这些脱离肉体的灵魂会再一次回到物质世界,并藉由灵媒传逹他们想说的讯息。这些绅士淑女热切地寻求死後生命的证明,乐此不疲又带着好玩的心情下看着灵媒进入恍惚状态,发出奇怪的声音。他们宣称接触到不同的灵魂,并和他们沟通过,并用黑白相机拍下像白雾的「物质」Ectoplasm,这些照片现在在网上也找得到。

基督科学 Christian Science

基督科学的创立者是 Mary Baker Eddy 女仕,Eddy 宣称在 1866 年她在读一段基督教经文时,发现了一种治疗的方法,她希望这种治疗方法不止能治疗肉体上的疾痛,也能复原受伤的心灵与迷失的灵魂。Eddy 说主的一切创造都是好的,灵性是唯一的真实,物质只是表面的虚像。藉由知晓和接触上主灵性之光,物质丶情绪丶心灵的问题都能得到平衡与回复。他们追求并信仰灵性的真实,错误的信念会造成痛苦与疾病,但上帝永远看顾着我们,爱我们,藉由虔诚与祈祷,我们可以从虚幻的物质世界转向灵性的真实。

新思维运动 New Thought Movement

十九世纪後期,分散在美国不同地区的自由思想者丶哲人共享一些灵性上的信念,他们追寻新的知识,新的思潮。他们相信心智是有力量的,而非仅仅受制於物质运动。藉由改变自己的内在思维,自己的心智模式,人可以过更好的生活,而不必辛苦地仅仅求存。创造者是无限的智能,而人是其一部份,内在隐含着神性。这些新思维运动者不只是理论家,也是实践者,他们推广正面思考丶自我暗示丶吸引力法则丶创性想像丶生命能等等的实践,唤起人们对心智的重视。

东方宗教文献西传

因为殖民与西方帝国扩张,在十九世纪末东方宗教文献被翻译,学者对东方神秘主义产生兴趣,特别是印度的许多不同形式宗教实践。

神智学会 Theosophy Society

神智学会的产生与东方宗文献西传有很重要的关系。Theosophy 这个词存在比神智学会本身来得久远,但现代令这个词为人所知晓的是一位独立的女性 Blavatsky 夫人,这位不凡的女仕在年轻时就周游各国,寻找不同地区灵性的知识,同时以灵媒的身份着名於当时。在 1875 年,Blavatsky 夫人与 Olcott 以及 Judge 在纽约成立神智学会。他们聚集了很多当时对「另类宗教」有兴趣的人,其哲学系统集合了东西方的神秘思想,这可以从神智会的符号中看到。他们也接触灵性的导师,将「上面」的教导带到现代工业化<敏感詞>。神智学会的影响十分大,在当时对神秘学有兴趣的人都几乎是或曾经是神智学会的会员,神智学会的分支也在不同地区开展。而 Blavatsky 夫人的最重要着作 Isis Unveled丶the Secret Doctrine 到今日仍有其影响力。

西方统复兴 the Revival of Western Tradition

也在工业革命左右,理性与科学还有国家主义令教会的力量渐渐被减弱,在西方曾经被视为禁忌的秘术重新被人们注视,欧陆的知识份子回遡自己文化的神秘传统,拼凑以往宗教压迫遗留下的异端邪说碎片。这里有新柏拉图主义 Neo-Platism丶诺斯替思想 Gnosticism丶秘学 Occult丶基督教神秘主义 Christian Mysticism丶犹太人的卡巴拉 Qabalah丶炼金术 Alchemy 等等。塔罗牌的象徵符号价值被人重新重视,古老的占星学再次被人们提起。不同的会社在欧洲成立,拼凑西方精神传统的碎片。神智学会尽管将东西方的神秘思想融合,但其重心还是倾向於东方的神秘主义,西方传统复兴的责任落到了另一些的追寻者身上,他们翻译古老的文献,找出封尘的资料,在拉丁文丶阿拉伯文丶希伯莱文丶希脑文编织成的迷宫中走出新的路。

回看

上面这几股运动每一都要厚厚的专着去论述,这边能表逹出的历史脉络较微,他们之间是互动影响的,而他们也有其不足之处;例如唯灵主义被批评太着重通灵现象,会造成身心问题与失衡。基督宗教有时太着重灵性治疗,而忽视物质药物的用处;新思维运动会被视为过多心理自我安慰,正面思维没有配合正面的行动;神智学会丶西方传统结社则是内部冲突和分裂不断,处理不好人际关系。尽管如此,若没有这些前辈的开路,现在就没有繁花盛开的精神路径与传统交融,这一切都要感谢他们。

关注官方微信,获取更多塔罗牌独家资讯。

上一页1

最近更新 :

热点推荐 :

随机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