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塔罗 >

卡特里派对塔罗内涵的影响

2020-09-10 作者:锦泰居士  浏览59次

阿比尔十字军战争(1207-1244)及其余波推翻了一个统治阶层,造成了大规模的权力移交,并以此开创了更为长久、和严厉的宗教迫害。而宗教裁判所就是专门建立为了彻底根除那些转入地下的异教徒。卡特里派在朗格多克的最后复苏得缘于皮埃尔·奥提耶(1299-1310)。到了1326年,卡特里派在法国的最后残党被烧死。至少就我们目前所知,普罗旺斯就停止出现异教了。

卡特里派反教会的问题后来被阿比尔的十字军战争给解决了。普罗旺斯的卡特里教徒(在阿比尔镇建立后也称为阿比尔教徒)在当地统治者的支持下开始大举宣扬反教会言论,当他们杀死罗马教皇的使节之后,教皇暴怒,于是要求法国北部的统治者插手干涉此事,其实更多的是出于贪婪。于是法国北部的统治者正好以此为借口,要求接管那片富饶的土地,之后法国南部大量的异教公共设施和基础建筑都遭拆毁。

卡特里派可能并不是源于普罗旺斯,而且也不可能绝于普罗旺斯。普罗旺斯的卡特里派一直与保加利亚的鲍格米勒派有着联系,所以在遭受宗教迫害的时候,他们有部分人移居到那边,而那里,二元论教派仍然受到当地统治者的支持。不过貌似意大利北部的一些城市离法国南部更近,鉴于意大利北部城邦的势力很强,所以那儿也是一个合适的避难地。在第一章说卡特里派的起源时就提过,目前为止我们还并不知道卡特里教首次完全以一个宗教组织出现是什么时候,不过早在1028年的米兰就有与卡特里教派十分相似的异教,卡特里派首次以完全成型的教派面目出现的时间和地点是1143年的科隆,第二次则为1179年在米兰附近的地区。而且我们也还知道,当鲍格米勒派的教士尼塞塔斯来到西欧的时候,他最先造访的是意大利,然后再到的普罗旺斯。所以,卡特里派在北意大利可能要比普罗旺斯更早更久。

虽然罗马教皇成功怂恿了法国北部的统治者进攻普罗旺斯,但他对意大利北部的城市却无可奈何,因为他们的势力太强了。意大利北部的那些城市非常注重自治权,他们反而将教皇视为政治上的对立势力,所以这些地方的统治者都有着长期的反教权传统,经常与教皇或主教作权力、自由以及经济问题上的斗争。所以1250年,卡特里派最大的团体才得以在米兰聚合。另外,费拉拉也存在着卡特里派的教团。要知道,米兰和费拉拉都是首批塔罗牌出现的地点。而在维泰博,乔万尼的支持和保障下,异教教皇于1231年被选出。

在许多情况下,城市统治层对卡特里派还是有些同情的,因为他们在得知教会在法国的恶行之后就没有让宗教裁判所的人在自己的地盘为所欲为。例如,1260年,帕拉维奇诺成为了米兰统治者,他明令禁止宗教审讯行为在米兰进行。1322年,马提奥·维斯康提因援助庇护卡特里教徒而被教会定罪。热亚纳海港到普罗旺斯海岸也异常方便。在宗教法庭的大法官纪伯纳的记录中提到,在14世纪早期,意大利就已经成为普罗旺斯卡特里教徒的逃难地与庇护地。

意大利自由的环境可以从韦勒米娜公主的故事看出。韦勒米娜公主是波西米亚国王普热米斯尔·奥托卡一世与他的匈牙利妻子康斯坦斯的女儿,后被人以“古葛利尔米娜(Guglielmina)”所知,是古葛利尔迈兹派(Guglielmites)的创始人。她1260年来到米兰,早先时候受到自由灵弟兄会关于圣灵观念的影响,虽然自由灵弟兄会与卡特里派的教义类似,但她不是卡特里教徒。虽然她的追随者宣称此人是圣灵转世,但她并未被视为异教徒。塔罗与纸牌学者莫克利在1966年的塔罗书籍中提到,她的其中一位崇拜者曼弗雷达·皮罗瓦诺(Manfreda da Pirovano),是马提奥·维斯康提的表亲,维斯康提-斯佛扎塔罗牌女祭司的原型就是她,因为她也被选为过异教女教皇。

然而,到了13世纪末期,社会形式有所改变。一些对卡特里派有权有势的支持者和保障者失去了政治权,卡特里教徒也就不得不转入地下。1321年最后的主教被捕,1342年佛罗伦萨最后的卡特里派团体被发现,1387年-1389年间,宗教裁判所的人在阿尔卑斯山脉的山谷中发现了一批卡特里教徒。自那以后到15世纪,卡特里派的教徒就一直隐没于地下,分布于伦巴第州的米兰、热亚纳、佛罗伦萨、维罗纳、威尼斯等意大利城市。15世纪的1412年最后被标记为的卡特里教的教徒的尸体被挖出焚烧。自那以后,公开的卡特里教团只存在于波斯尼亚。

使卡特里派遭受毁灭性打击的原因还是在于纯洁派人士(Perfecti)自身的一些特点。比如他们行为独特、且极易被识别。纯洁派作为卡特里教团的核心,其被大范围剿灭的同时导致普通信仰者的人数骤减,因为对普通信仰者来说,没有纯洁派人士,他们也就无法获得救赎,卡特里教派对他们来说也就毫无意义。而且在意大利浓厚的商业气氛中,要实行禁欲苦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那么作为核心的纯洁派人士,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在公众面前伪装一把呢?比如可以假装结婚、食肉等,这样就不容易被认出来了。这里是有原因的,他们始终认为,即便是对邪恶物质稍有一点点触及都是罪恶,而沾了这种罪,纯洁派也就是失去了他们的地位,也就无法为普通信仰者实行康索雷门图(Consolamentum)的圣礼。所以,根据他们自己的教义,他们是不可能作出任何伪装的。另外,纯洁派的读写能力在14世纪已经大大衰退,各组之间的交流与沟通逐渐减少、有的甚至已经断绝了。读写能力的弱化,加上交流沟通的减少,即使纯洁派懂得变通伪装,躲过大劫,但要保持原来教义传统的纯正性也几乎不太可能了。

所以,再说回塔罗牌,根据史实证据,塔罗牌首次在佛罗伦萨出现的时间是1442年,那么这是否能判别为卡特里派的遗产呢?这倒是有可能。卡特里派维持着小规模的几个秘密小组,所以一些余党能坚持到塔罗牌出世的年代是有可能的。所以更有可能的是,卡特里派为塔罗牌内涵所贡献的二元观念并非直接的,而是中间辗转反侧地被插了好几道手。

因此,卡特里派的教义与学说最后并没有被完全被连根剔除,或是改变。原先由鲍格米勒派传承而至的教义也许已经丢失,但是教义的精髓仍有保存。所以,一些实践与理念都被人留了下来。那么卡特里派的二元理念与实践是影响到15世纪塔罗牌的设计呢?这些问题正是要在之后的文字中解决的,这当中自然少不了引入一些枯燥的历史故事与人文背景。只有将这些交代清楚了,我们才有依据去断卡特里派对塔罗内涵的影响。

以上就是卡特里派对塔罗内涵的影响的全部内容,更多塔罗牌资讯请关注熊掌号。

上一页1

最近更新 :

热点推荐 :

随机推荐 :